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皇姐为妻 > 第67章 你不要离开朕。

第67章 你不要离开朕。(1 / 2)

宫宴散了后, 穆染原是打算直接回明安殿的。

只是小翁主因着许久未见她,便拉着她又说些话,穆染便想着, 实在不行,将对方送至宫门处也好。

于是她便先吩咐了千月去将车舆在宫门处备好, 过会儿她将小翁主送出宫了再乘车回去。

今日是冬至,天冷路滑, 并不好走。

穆染同小翁主一边走, 一边听着对方不停地说着话, 显然整个人还沉浸在方才宫宴上的情景中。

“今天真的太解气了!我早都说了,李静涵那个女人虚伪又做作, 虽然一张脸长得还过得去,但也没到天仙的地步, 偏她总认为自己遗世独立, 看谁都是一副瞧不上的模样。这下好了,她和她姑母一道被禁足了!”

“虽然还是没想明白陛下为什么先前准备纳她为妃, 不过好在最后没有, 不然那个女人不知道如何得意了。”

“方才清晖阁内瞧见她那面如死灰的模样, 我这心里真是舒坦极了。”

一路下来,穆染几乎未开口,都是听着身旁的人一直在说着。

此时的她似乎完全走出了当初薛缙带给她的那些不好的情绪,又回到了最开始爽利而又不用考虑许多的样子。

穆染是亲眼见证了她转变了的, 因此当对方好容易说累了停下来时,她便稍稍侧过脸, 看了对方一眼。

“本宫听得说,和离之后你将薛缙从你府中赶出去了?”

上一回小翁主入宫还是为着和离之事,当拿到了陛下亲赐的圣旨后, 她便没再入宫。

倒也不是不想来,只是因着同薛缙之间的那些事,让她实在分身乏术。

小翁主显然没想到殿下会忽然问这事,闻言先是一怔,尔后沉吟了一会儿,方道:“其实一开始我只打算将薛缙和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赶走的,毕竟老夫人待我还是好的,可得知我和薛缙和离之后,老夫人便觉得心中有愧,说对不住我,无论我如何挽留也不肯留下。”

原来比起拎不清的薛缙,薛母是看得真切的。

成亲这么几月来,小翁主待自己儿子如何上心她都是看在眼中的,如果说先前还因着褚师黛的身份而善待她,后来便是真的被这个人打动了。

而作为母亲,她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能举案齐眉,因此从中也出了不少力。

可始终没用。

薛缙根本连碰都不碰小翁主一下。

两人成亲后便一直分房而眠,之后更是带回了一个山野姑娘。

还将人养在陛下赐予小翁主的府邸之中。

薛母为此骂过自己儿子多次,可对方根本不听,直到为了那个叫阿然的女人打了小翁主。

那时薛母就知道要出事了。

因此后来当小翁主带着和离的圣旨回府后,她竟丝毫没有觉得意外,反而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。

于是当薛缙从府中搬离后,她便也跟着一起走了。

一来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小翁主,不知如何面对她,二来不管怎么说,薛缙始终是她的儿子,她不可能和自己儿子分开。

“原本若是老夫人还留在府中,她身边伺候的人我是肯定也不会赶走的,毕竟都是伺候惯了的。”小翁主道,“只是她执意要走,我也留不下,于是之后便把所有薛家带来的仆从全都遣离。”

其实不止这些人,还包括后来薛缙专程从外面买来伺候那个女人的两个丫头。

因为一天也未在小翁主跟前学过规矩,那两个丫头便以为整个府中做主的是薛缙,只怕小翁主当做一般的主母看待。

而同时,又因着薛缙待那个阿然过于好,这两个小门小户出来的便愈发慢待小翁主,从不将她放在眼中。

小翁主先前还看在薛缙的面上一忍再忍,直到终于忍不下去了,便直接叫了人将二人再次发卖,总之不留在跟前。

而旁的那些,但凡后来不再将小翁主放在眼中的仆从,她便全都交由艾芝去处置了。

原先跟着从薛家一道来的她还看在老夫人的面上只是遣送回去,至于之后再买来的,便没这样的运气了。

小翁主虽然在穆染跟前看着活泼有些骄纵,可她性子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,先前若非心中有薛缙,那些个下人又岂能一再得轻视她?

若真论起心狠来,她比薛缙要恨得多。

只是这些事,她也没打算同殿下说太多,免得毁了自己在殿下心中的印象。

而穆染听得她这样解释,便也没追问,只是说了句:“那薛缙先前那样想同你和离,眼下得偿所愿,可立时三刻便娶了那个女人?”

照着小翁主的说法,薛缙既然为了那个阿然都敢动手了,如今终于和离,定是要马上同那个女人成亲的。

可未料到小翁主听后竟摇摇头。

“和离后的不到一月,便听得说他将那个女人送走了。”

送走了?

穆染一怔。

“他不是很喜欢那个女人?”

小翁主便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没和离前,他对那个女人千好万好,眼中从来没有我,还因为那个女人对我动了手。可和离之后没多,他便时常来我府外,也不入内,只是一直在外徘徊,有一两回说是要见我,同我谈谈,可我没同意。再后来,我就听说他把那个女人送走了。”

穆染听了这话,忽然就意识到什么。

“他……别是后悔同你和离了?”

小翁主一愣。

“不、不会吧。”她下意识反驳,“薛缙分明那样不喜欢我,每每见了我甚至连名字都不叫,直接唤我翁主。我同他之间,莫说肌肤之亲,有时不当心碰到了他的指尖,他都能用帕子很久,看上去就是极度厌恶我的触碰。况且,当初我拿了圣旨回去说要和离时,他也没说什么,没多久就写了和离书。”

这样的一个人,又怎么会后悔同她和离?

小翁主觉得根本不可能。

而穆染听了她的话后,却觉得也许不一定是这样。

薛缙那个人,她虽接触不多,可当初那一面却让她看出不少东西来。

这个人自诩情深,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。

当初和她一面都未见过,便能表现得那样心悦于她,甚至在成婚之后都还一副对她念念不忘的模样,典型是自我感动的类型。

若真的对她一往情深,便不会留一个同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在身边。

即便穆染没见过那个叫阿然的女人,可有时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。

而同小翁主成婚后总是冷漠以待,可真的和离后却又时常去对方府外徘徊,还主动开口说要求见小翁主。

按照薛缙的性格,只怕和离后不久便想起先前小翁主待他的好来,然后又开始后悔,觉得是自己不够珍惜,一来二去之间,先前放在她身上的那些情深便又慢慢转移到了小翁主身上。

这种男人,就是自以为是的情深。

实际上他心中只把自己感动了。

小翁主因着被对方伤透了,所以压根不想去想薛缙之后的那些行为代表着什么。

可穆染身为局外人,瞧得是一清二楚。

但她却没点明。

毕竟小翁主好不容易才从对薛缙爱意之中走出若是知道了这些,也不知会如何想。

恰好此时,两人走到了宫门处。

在贞顺门停下后,穆染交代了小翁主几句,告诉她日后若是觉着无趣了,便入宫来寻她。

小翁主这边应了几声,正要同她道别时,却忽地听见身后传来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。

“这可不巧了,本王正准备出宫,竟在此处碰见小翁主。”

两人闻言便转身,恰好瞧见缓步而来的桓亲王。

此时天色已晚,若非借着两旁的宫灯,只怕都瞧不见人。

桓亲王上前几步后,才在二人跟前站定。

“琼英也在。”他看向小翁主身边的穆染,“这样冷的天,琼英怎么不回自己殿中,反而同小翁主来了这儿?”

先帝这些子嗣之中,除了穆染同穆宴,旁人见了都互相叫封号的,因此桓亲王叫穆染琼英也是正常。

“原是打算回去,因想着同小翁主许久未见,便多聊了几句,送至了贞顺门。”

穆染说着便问对方:“桓亲王怎的也来了这儿?”

照理来说,宗亲皆由丹凤门出,这贞顺门是供外命妇出入的。

可眼下瞧桓亲王这模样,显然是打算也从这里出去了,因此穆染才会有此一问。

原本以为对方会说一时走错或是旁的理由,谁知对方的视线落在了身旁的小翁主身上,尔后竟直接道:“因为我想同翁主一道离宫,故而特意在此处等着。”

这话的意思便是,他其实早就到了,只是一直在这里等着。而等的人,便是小翁主。

这言语之间的信息让穆染有些怔愕。

她下意识转头看了眼身旁的小翁主,却见对方面上用先去羞恼,显然是听了桓亲王的话而导致的。

半刻后,穆染又收回视线,接着重新看向桓亲王。

对方的眼神却不在她身上,而一直停留在小翁主面容之上。

这么一来二去,穆染便瞧出些什么,尔后脑中忽地浮现方才宫宴之上的情景。

便意识到什么、

“夜深了,小翁主早些离宫回府,本宫也会明安殿了。”她这话是同小翁主说的,后一句看向了桓亲王,“桓亲王也早些离宫,本宫便不送了。”

说着举步离开。

而见她要走的褚师黛,连忙抬头看向她,似是想开口叫她留下,可又实在找不到理由。

毕竟长公主已经送她到了贞顺门,没理由再送她出去。

于是半晌后,她只能干巴巴地说了句:“殿下慢些回去,小心脚下。”

穆染便略一颔首,尔后离去。

最新小说: 大宋权臣 苏清欢南司城_ 木叶龙野 禁欲大佬的闪婚小甜妻 诸天问道:从永生开始 黑月星域 沈知初厉景深小说 惊!全家盼来的小福宝是玄学大佬 宁半夏江景爵 凌云萧若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