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皇姐为妻 > 第53章 对本宫动手?你这是同谁

第53章 对本宫动手?你这是同谁(1 / 2)

一直以来, 李静涵都从未细想过一些事。

尤其是天子同长公主之间的。

譬如陛下为何那样看重长公主。

先前她真的以为是因着两人之间姐弟感情甚笃,是自幼而来的情谊。

可若细想,便能想到不对劲之处。

先帝后宫嫔妃众多, 诞下的皇子公主更是不少,照理说, 那些人都是陛下手足,同长公主并无分别。

可从未见陛下待旁人有如此宽厚过。

别的不说, 便是陛下登基一年来, 先帝膝下的公主中, 除了长公主,旁人竟一位也未得加封, 不仅如此,那些公主们在陛下登基后不久, 便尽数分府离宫, 出了皇城。

唯有琼英长公主一人,得了加封不说, 还留在了皇城之中。

要知道, 那明安殿, 是当初世宗亲自叫人替自己的姑母赵国大长公主所建。且世宗之后,大魏便再无一位公主有这机会入内,直到今上下旨将明安殿赐予长公主。

这皇城之中的人都说,陛下这是敬重自己的皇姐。

可多数人都忘了, 今上不止一位皇姐,可偏偏唯有这一位入了他的眼。

旁人或许不知, 可李静涵却撞见了好几回的。

每每她去紫宸殿求见,但凡是迎面遇见长公主,同样的情况, 她要么是被拦在殿外,或者是在外长久等着,直到去通禀的内侍的了陛下旨意,她才能入殿。

可长公主却不需要任何通禀,但凡对方到了紫宸殿,永远都是畅通无阻,且时常是身为殿中监的陆斌亲自出来迎接。

这殊荣只怕除了长公主,旁人也不会有了。

不止如此。

李静涵在慈安殿这些日子,自然从自己姑母李太妃那里听了不少事。

譬如曾经还是储君的陛下,待自己这个皇姐究竟有多好。

许多事若非她亲耳听见姑母说,只怕她都不会信。

曾经的李静涵知道那些后,心中只是有些不解,不知为何陛下褥子喜爱自己这个皇姐,甚至到了不问是非的地步。

直到眼下听得燕秀的话,她脑中再想了想,将一切联系起来后,才忽然悟过来了什么。

陛下昨日在慈安殿时,分明是用了那盏茶的。

李静涵虽不在现场,可那茶盏中的东西是她亲自放进去的,也是她看着小宫娥端出去。

尔后她便一直等着,等姑母来叫人告知她,说陛下已经用了那茶水。

可她等了许久,等来的人却告诉她,陛下已经离开了慈安殿。

李静涵闻言一怔,回过神来时,才发现自己已经跑了出去。

当站在慈安殿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后,她躲在暗处,视线一直盯着天子的小玉辇,直到已经看不见后,她才忙着跑回去。

她去问了李太妃,结果对方告诉她,确实已经看见陛下当面饮了那茶盏之中的茶水。

只是不知为何竟没发作,陛下反而十分正常低离开了慈安殿。

那时连姑母都问她,是不是真的确定东西已经放进去了。

对方以为是她没做好,失了手。

可李静涵分明记得那是她一点点小心地放进去的,还特意等了会儿,等到那氤氲的茶水将那东西一点点融化殆尽,再看不出丝毫问题后,才放下了心,叫人端了出去的。

那东西是姑母给她的,因此李静涵当时还反问了李太妃一句,是不是确定那东西没问题。

当时的李太妃也回答的信誓旦旦。

只说那东西是自己这么些年一直留下来的,原以为再没机会用,没想到这时候还能派上用场。

只是未料到竟然会失手。

李太妃因想着日后还有机会,便不想在此时暴露了,以免节外生枝。

可李静涵却不这么想。

她对自己极有信心,既然那东西是她亲手放的,姑母又说了没有任何问题,她便要彻底弄清楚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意外。

于是她背着李太妃,偷偷叫燕秀去找了小乐子打听。

结果就听到了那令她惊愕之事。

陛下离了慈安殿后确实径直回了紫宸殿,可却没叫任何人殿内伺候,反而当时第一句便是让陆斌去明安殿请长公主。

听小乐子的原话。

陛下虽然马上便收回了这话,可之后却径直入了殿内,不让任何人跟着。

就连殿中监陆斌都被留在了殿门外。

且当时的陆大人还将原本候在殿外的内侍全都带离了,不叫众人靠近殿门。

之后直到深夜,陛下都未从紫宸殿出来。

及至今早小乐子轮值换班时,才听到说陛下叫人。

李静涵不是喜欢去想这些事的人。

可眼下这种种巧合夹杂在一起,叫她不得不多想。

陛下以前待长公主如此好。

且在明知自己中了药的情况下,第一反应都是叫人去找长公主。

这样算下来,只怕陛下同长公主之间……

思及此,李静涵整个人的指尖都猛地攥紧。

她又不由地怀疑自己的判断。

因为这一切实在太过令人震惊。

若真的如她所想,那一切不就是……

这样的关系,她便是稍稍一想便觉得可怕。

这皇家的关系,在旁人不知道的情况下,竟是如此之乱。

同时,她的心中又逐渐生出了些鄙夷和恶心。

——那是对长公主的。

若是对方同陛下的关系真如她所想,那身为长公主的穆染,该是多么地不知廉耻,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够……

玖⑩光整理

怪道是这么些年来,陛下无论是尚为储君时,还是登基之后,都待自己这个皇姐如此之好。

只怕这一切都是有所交换的。

且长公主比之陛下又大了几岁。

李静涵想到姑母同她说的。

曾经的长公主不过是皇城之中一个丝毫不受先帝重视公主罢了,自己的母亲也只是卑贱的宜春院出身,当初若非还是太子的陛下无意中救了对方,只怕眼下皇城早已没了什么琼英长公主,不过是多了一缕孤魂罢了。

且自从救了长公主之后,那时的陛下便仿佛魔怔了一般,待她极好,也极亲近她,叫旁的皇子公主们不知多羡慕。

可谁也弄不清楚,为何自幼要什么有什么的太子会对这么一个从未见过的皇姐如此好。

好到有些超出了旁人的想象。

曾经的李静涵也不明白。

可眼下她却似是有些清楚了。

原来不过是……以色侍人。

“姑娘,姑娘?”燕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将李静涵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她看了眼跟前的人。

“怎么了?”

燕秀这才道:“姑娘方才是怎么了,奴婢叫了姑娘好多声呢,姑娘都好像没听见一般,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李静涵自然是有心事的。

只是这事不能轻易告知。

因为她眼下尚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想。

思索半刻,最终她忽地起身。

“去明安殿,求见长公主。”

.

穆染昨夜睡得倒好。

她自打从行宫回了明安殿后,便又三天两头地同先前一样,总是梦见那些光怪陆离的场景。

梦中的一切都是压抑而绝望的。

女子悲戚而痛苦的声音,男人阴鸷狠厉的神情。

一直在她的梦境之中。

多数的内容她醒来后都会忘记,可总也会记住一些。

且即便是忘掉那些情景,可那种有心底蔓延开来的绝望却总是让她难以释怀。

所以她近些日子安眠的时候极少。

总是被梦魇折磨,早晨醒来时精神也不是很好。

可昨夜不同,她在被突如其来的困倦席卷之后,整个人竟睡得极为安稳,

以至于今日醒来时,整个人都变得松快许多。

在千月替她挽好发后,她才径直去了另一边,接着在罗汉床上坐定。

整个人的身子靠在身后的凭几之上,尔后才问了句:“银团今日如何了?”

“回殿下,银团今日倒还好。”千月忙回了句,“奴婢方才来之前听得说颜致远的伤已经无碍了,眼下活动都不成问题了。安锦便问奴婢,是否要颜致远再一同照看银团?”

穆染想了想。

“不……罢了,先叫他来,本宫瞧瞧是否真的好全了。”

她原是想说不必了的。

毕竟先前叫颜致远帮着照看银团,是因为那时的银团极为依赖对方,但凡离开了颜致远,便会极其暴躁。可如今过了这么些日子,银团慢慢又变回了先前那样,温顺而听话。

这时再叫颜致远来照顾银团,也没什么必要了。

她转念一想。

当初是她亲口说的,将银团交给颜致远的。

原本颜致远在她这明安殿便没什么地位了,穆染自然知道明安殿的宫人们极为瞧不上身为贱籍的对方。

若不然,当日李静涵在明安殿之外欺辱颜致远时,怎么会那样长的时间都没人出来拦住。

毕竟那时的李静涵已经不是待选的家人子了,而正是慈安殿中的一个掌事女官罢了。

明安殿的人便是不能同她对着来,可出来说几句,震慑一下也是正常的。

毕竟那是在明安殿,宫人们代表的是身为长公主的穆染。

可即便是这样的情况,在分明听到了穆宴被狠狠地欺辱时,那些人也只是当做不知道,各自在明安殿中做着自己的事。

说到底,都是觉得贱籍命贱,便是被折磨得死了也是正常,不值当去多此一举。

就这还是穆染交代了,让颜致远帮着照看银团之后才有的情况,若不然,只怕不用李静涵动手,这颜致远早就被明安殿的众人暗地里折腾的不知如何了。

因想到这里,她才收回了先前的话,转而叫千月先将颜致远叫来。

毕竟她自己也是手指受过伤的人。

自然知道这手上的伤不是这样轻易容易愈合的。

最新小说: 大宋权臣 惊!全家盼来的小福宝是玄学大佬 禁欲大佬的闪婚小甜妻 黑月星域 沈知初厉景深小说 诸天问道:从永生开始 陈玄林素衣 凌云萧若寒 木叶龙野 宁半夏江景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