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皇姐为妻 > 第38章 陛下取消了殿选。

第38章 陛下取消了殿选。(1 / 2)

殿内两人都未料到陛下竟会忽然前来。

因而当听得那有些沉郁的声音后, 小翁主下意识抬头,结果被对方面容上的神情吓得噎了一下。

然后她就发现,对方的眼神愈发幽暗, 里面还隐约闪动着难以分辨的情绪。

半晌,她有些缓慢地眨了眨自己的双眼, 接着发现对方的视线落在她环在长公主腰间的手。

那视线有些烫人,叫她下意识地抖了抖, 然后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。

回过神来后忙起身见礼。

“陛下大安!”

屈膝福身的她没听见前方的人开口, 只是隐约有步子踏在地上的声音, 接着余光见了对方陛下的衣摆从她身旁略过,似乎停在了长公主身边。

“翁主此番随薛卿入宫, 眼下他已在紫宸门外等着了,翁主在明安殿也待了这么些时辰, 不若早些出宫回府。”

这话听着淡, 可其中的意味却十分明显了。

小翁主敏锐地察觉到陛下似乎很不喜欢她,或者说, 不喜欢她在明安殿久待。

就跟当初她还在宫内时, 对方下了旨让她少来找明安殿寻长公主一样。

说实在的, 小翁主并不明白陛下为何如此,可她也没有置喙的资格,因而听得对方这样说,得维持着福身的姿势应了句:“妾遵旨。”

这句说完后, 她想着至少同长公主再告别一句,可刚要开口, 便听得一旁的陛下唤了声在外候着的内给使,且在对方入殿后道:“送翁主去紫宸门,薛卿在那儿等着。”

那内给使便应了声。

小翁主见状, 只得放弃方才的打算,说了句“妾告退”,便从殿内离开。

出去之前,她悄悄转回身子看了眼身后的两人。

只见长公主还维持着方才站着的姿势,只是整个人转了过来,恰好面对着小翁主的方向。

只是此时对方并未看向她这边,而是微微抬头,对着自己跟前的陛下似是说了句什么,只是她已经离得有些远了,并不能听见。

但对方面上的神色,小翁主却是看在眼里的。

对方清冷的面容上并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原本如冷月寒星般的双眸中隐隐有些融化的迹象。

“翁主,小的送您出去。”

那原本在前面引路的内给使见她步子有些慢了,便轻着声音开口,霎时将小翁主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褚师黛便收回自己的视线,转过了头,跟着对方离开了殿内。

在去紫宸门的一路上,她脑子里都在回想着方才的那一幕。

“真奇怪。”她喃喃地说了句。

“翁主,何事奇怪?”前方的内给使听得后便问了声,褚师黛便摇摇头,说了句没什么。

只是她心里却闪过一道想法。

陛下和长公主之间,好像关系有些缓和了?

至少不似她第一回见着的那样,一眼便能看出两人之间冷凝的氛围。

想起一直听说的,殿下同陛下之间姐弟感情甚笃,再结合方才所见,她心中开始有了些动摇。

是不是当初她的判断有误?

不过答案也不是她能知晓的了。

此时,在她离去后的殿内,穆染看着忽然前来的人。

“陛下怎的这时来了。”

这些日子,穆宴总是喜欢同她一道用膳,有时是召她去紫宸殿,有时是自己来明安殿。

次数多了,穆染也就习惯了。

只是眼下也不是用膳的时辰,且对方忽然前来,也不叫人提前来说一声。

她这边正同小翁主说着话,谁又能料到对方会这时来呢?

穆宴却没马上回她的话,只是幽暗的视线落在方才小翁主环着的对方的腰间,双目中隐约有阴郁的情绪闪过。

可半刻后,他就将眼中一概情绪敛下,接着道:“适才殿中省来回,说是定了几个去行宫的日子,朕便来同皇姐商量。”

去行宫避暑几乎是每岁都会有的一个行程,只是每回去的日子都不太一样,要殿中省看了什么时候开始热起来,才找着往岁的例子,定几个日子,接着交由天子决定。

算起来,这是穆宴登基后第一回去行宫避暑。

先前还是太子时虽也去过,可总归是以储君的身份。

且因着穆染公主的身份,不能回回都一道去行宫,因而往岁一到避暑之时,穆宴便格外爱缠着穆染,尤其是得知对方不能同他一起去时。

正因如此,这登基之后的第一回去避暑,穆宴便格外上心,早早吩咐了人选定下几个日子来,便来寻穆染。

只是未料到竟会碰上那样的情况。

而穆染听他说避暑的日子,便道:“陛下决定便是。”

她没什么想法。

对她来说,在皇城抑或是去行宫,区别都不大。

往年这段日子里也不是没有在皇城待过,并没有觉着酷暑难忍。

穆宴猜出她会这样回答,因而也不觉得意外,只是道:“既如此,朕便定了,届时皇姐同朕一道去,你身边那些宫人也应当吩咐他们早些准备了。”

穆染听后略一点头,接着似是想起什么便又续了句:“六尚局只怕届时要多去些人,以免忙不过来。”

穆宴闻言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身边伺候的人手不够,结果还未问出口,便忽地回过味来,面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要这么多人去做什么?费时又费力。皇姐自己准备好去行宫便是了,何必为旁的人上心?”

原来去行宫避暑之前,恰好是殿选,照着先时的例子,总要带几个嫔妃去,更不用说这回殿选过了的,都是新入宫的嫔妃,若是穆宴想,便是全带了去也无人会说什么。

虽眼下尚不知能过殿选的家人子有多少,可便是只有三五位,这六尚局要跟去的人也就不少,自然不是个好安排的事。

穆染也是偶然想起这事,顺道提了句。

谁知对方竟这样不悦。

想了想,确实又觉得自己有些多言。

天子妃嫔又同她有什么关系?

因而便不再开口。

而她这模样穆宴见了便以为是生了气,想着自己方才的语气有些不好,便放软了些声音。

“去行宫避暑本就是有些费精力的事,旁人是旁人的事,皇姐莫要将精力花在无关的人身上。”

他说着便轻轻伸手,接着勾住对方指尖。

“朕前年去行宫时,发现了一处有意思的地方,回头到了,朕带皇姐一起去瞧瞧。”

穆宴上一回去行宫已经是前年的事了,盖因去岁的此时先帝已经病入膏肓,实在无法挪动,穆宴身为储君几乎日日侍疾,且天子有恙,旁人又怎敢提避暑一事?

因而去岁便被搁置了下来。

穆染没有准备,被对方伸出的指尖一拉,整个人有些微怔,下意识想要收回手,对方却用了些力,她动了动后发现收不回,因而便也放弃了。

至于对方同她说的,有意思的地方,她也只是稍点了下头。

毕竟对她来说,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
没有特别大的吸引力。

于是两天交谈之间,避暑的事便这样定下了。

原本在那之前应当是殿选的,可未料到竟又出现了意外。

.

因着近来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穆染也不再同先前一般总是在殿内待着,反而叫人从库房中搬了一把美人榻,放在了寝殿前的院落中,她自己时常穿着清爽的衣衫,在美人榻中小憩。

这明安殿当初修建时便花费了巨大精力,一草一木,亭台楼阁都是精心建造。

故而寝殿前的院子中小桥流水,山石嶙峋,更有一棵巨大樟树,一到这日子便盛放。

那樟树有许多年岁了,因而盛放时舒展开的绿叶整好遮住已经有了些热意的日光,只是隐约透过参差不齐互相交错的叶子,那照射下来的日光在地面上撒下一片斑驳。

眼下不到最热的时候,只是逐渐有了些暑气,但午后也会有微风吹过,当拂过明安殿中栽种的那些花草树木时,那轻轻发出的簌簌声,倒叫人格外心旷神怡。

穆染有些喜欢这样的风和声音,因而便叫人将那美人榻放在樟树之下,自己则或坐或躺,一日有一两个时辰是在美人榻上度过。

而穆宴先前送她的那个灰紫色的兔子,眼下也快两个月了,原本还有一只翘起来的耳朵早已垂下,在包子一般的脸侧,对比起它并不大的身子,两只耳朵便显得格外的大,尤其是跑起来的时候,垂落着的耳朵一蹦一蹦的,显得格外憨态可掬。

因着那兔子大了些,胆子也跟着大了些,穆染便时常抱着兔子在美人榻上小睡。

只是兔子好动,不似猫狗那样喜欢安静窝在人身上,因而每每穆染抱着那兔子没多久,小兔子就会在她身上用劲地挠着,总想着下地。

而穆染夏日的衣衫多数是贡上的缭绫所制,最不经挠,因此在小兔子的又挠又抓之下,她几乎是一日换一件新衣裳。

可因为喜欢那呆呆萌萌又从不开口乱叫的兔子,她便也从未对那小东西生过怒,回回都是被挠破了衣裳,第二日还是一样抱着兔子。

今天也一样,她半靠在美人榻上,怀中抱着那灰紫色的小兔子,微微低着头,时不时用指尖逗弄着那小东西。清冷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对小动物的喜爱之意。

她身旁的蝶几之上放着一小把干草,正是用来喂兔子的,没事的时候,她便从蝶几上捻起一根,接着往兔子口中送去。

那兔子年纪还小,总惦记着吃,因而只要是穆染送至跟前的,它都毫不犹豫地张口便咬。有时穆染存心逗它,干草已经送至嘴边了,又在它张口要吃时抬了起来,小兔子见了便忙抬起头,想去够那干草,有时发现太高了够不着后,便抬起两个前爪,接着压在穆染身上站起身,再去够那干草。

边去够干草的同时,那个小鼻子还在不停动着,眼神看上去似乎还带着些渴望,叫穆染瞧了觉得可爱极了。

她这边正低头逗着那兔子,忽听得院门外有声音传来,接着便是千月匆匆而来的身影。

“殿下。”千月在她跟前停下,先是福身见礼,接着方低低说了几句。

穆染的双眉微微蹙起。

“当真?”许是千月说的实在是有些让人不太信,她便问了句,接着便见对方猛地点点头。

“才刚奴婢出去,听得宫内都传遍了。”她道,“彩丝院那边这回闹得大了,连太妃娘娘都惊动了,同陛下说要严惩那下手的人呢!”

穆染指尖在小兔子的头上一点点地轻抚。

最新小说: 凌云萧若寒 诸天问道:从永生开始 禁欲大佬的闪婚小甜妻 惊!全家盼来的小福宝是玄学大佬 大宋权臣 木叶龙野 苏清欢南司城_ 宁半夏江景爵 黑月星域 沈知初厉景深小说